英厨一枚

请屏蔽我的推荐,我看的太杂了,可能会踩雷╰(*´︶`*)╯

《到底谁是男皇后》第三章 我是陈文帝!?

  第三章
        打定了主意,吴小佛爷智商高于人类平均水准的大脑立刻高速运转起来,脑子里闪过好几种接下来的行动方案。
  
  
  
       计较着利弊,吴邪在最短的时间内确定了自己接下来该做的事。不在意的将手上茶杯的碎屑清理干净,吴邪站起身,对着外面喊到:“来人!”
  
  
  
       立刻有侍女从门外垂着头疾步走入,脚步轻缓,没有一丝声音,走至吴邪近前,行礼到:“大人,有何吩咐?”
  
  
  
        吴邪看着低眉顺眼跪在自己面前的温婉女子,一边内心吐槽着这是多少宅男的梦想啊,一边维持着不动声色的表情用受伤的那只手敲了敲木案,示意侍女抬头看。
  
  
  
        事实证明,贴身侍女还是有点眼色的,她立刻会意地抬起头,看到吴邪流血的右手,大惊失色到:“大人!奴婢这就为您去请府里的大夫!”说着便要起身离开,吴邪连忙叫住了她:“等等,不必了,这么简单的伤口,不必劳烦大夫走一趟,而且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这个样子。”至于什么样子,就要从这个侍女口中套出来了,不管最近有没有什么让“我”心神不宁的事,这个侍女总会透露点什么。
  
  
  
         侍女迟疑了一下,恭顺地低头应下:“是,大人,是奴婢考虑不周,奴婢去取药为您包扎”吴邪点点头,装的人模狗样(什么鬼):“去吧。”侍女应下退了出去。
  
  
  
          吴邪迅速的整理了一下思绪,避免一会儿露馅,毕竟是贴身侍女,应该是比较了解“我”的吧,回想刚刚观察的侍女的衣服,对襟,束腰,条纹间色裙,再联想到刚刚一开始就注意的忍冬锦和青瓷茶具,以及刚刚看到的疑似自己的衣物,那披风一样的外衣,以及宽大的袖子,基本上已经让吴邪确定了这就是魏晋时期。不错,吴邪内心开心了一下下,乱世最方便浑水摸鱼,鱼目混珠,以次充好……(呸呸呸,什么鬼,越说越离谱了),总之,和平年代满世界找两个人可不容易,但是这是乱世,一个武力值爆表,颜值出众的闷油瓶子,一个油嘴滑舌,贪财,而且极重兄弟情谊的胖子,目标简直不要太明显,毕竟乱世容不得人藏拙,乱世也最容易让那些被石头掩盖的美玉露出真容,要不怎么说乱世出英雄呢。
  
  
  
     但是知道这是什么时期还远远不够,吴邪趁侍女还没回来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找寻着一切可以知道的信息,首先,这人是个武将,毕竟,墙上那一套盔甲总不能是用来看的吧,但是此人貌似也当着文官,而且官位不低,魏晋南北朝时期能培养出这种一举一动都完全没有任何差错的侍女的人地位一定不低,看来自己得抽空去书房一趟,那里应该有文书能提供不少信息,另外,从房间的布置和刚刚侍女的表现来看,这人行动相当干练,遵守礼法,在乱世中也算难得,但是……他死了,吴小佛爷耸耸肩,象征性的可惜了一下本尊,毕竟他可不是当初那个同情心泛滥的天真了,这个人并不是他害死的,他没必要内疚,更何况内疚并没有什么用,他只能替这个人好好活下去,以这个人的身份守护着他的家人和朋友,就算是一种补偿吧。
  
  
  
       思前想后中,那个侍女回来了,吴邪连忙装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坐在凳子上,侍女手中拿着一个药包和一卷不知道什么布走了过来,吴邪点头示意,把受伤的右手伸出来放在木案上,侍女便将药包放在桌上打开,动作利索地替吴邪包扎起来。
  
  
  
         吴邪仍是那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侍女察言观色了半天,终于还是开了口:“大人可是在为如何安顿那些投奔吴兴而来的流民而忧心?其实大人不必如此忧心忡忡,候景之乱已经被彻底平定,那些残兵游勇也已经被完全消灭,虽然吴兴损失了一些田地和百姓,但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些流民虽然可能造成一点混乱,但是他们也能为吴兴的恢复做很多贡献,虽然安置他们很困难,但是,奴婢相信,大人一定能解决这些问题的,所以大人不必担忧,身体要紧啊。”
  
  
  
        听着侍女的话,吴邪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首先是震惊于这个侍女的身份,吴邪的本意是从侍女口中探查一些府中的信息,但是,没想到这个侍女说的居然跟政事有关,这不应该是一个侍女该知道的,也就是说,这个侍女有很大可能是“我”的亲信,平时以侍女的身份呆在他“我”身边。另一个震惊的地方就是侯景之乱,侯景之乱是南北朝时期南朝梁将领侯景发动的叛乱,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使南方各地遭受了巨大的灾难,京师几乎完全被摧毁,正史上记载于552年以候景死亡结束,既然这个侍女说的是彻底结束,那么现在应该是553年或者554年,而她说我需要操心逃入吴兴的流民,也就是说我大概担任的是太守一样的职位,公元553年554年,吴兴太守,tmd那不是那个著名的陈文帝陈蒨吗?!那个传说中和一代美男韩子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的陈文帝!?吴邪玄幻了,穿个什么人不好,穿个陈文帝,以后不得被胖子笑死QAQ,不不不,这不是重点,吴邪忙把自己飞到阿尔卑斯-喜马拉雅山脉的思维拽回来,安慰自己,好歹是个知名人物,自己当时因为对他比较感兴趣,查了不少关于他的史料,对他也算了解,这样扮演起他来不容易穿帮,也算不错。吴邪平复着自己因为得到了过多信息而过于激烈的心跳,用淡淡的语气回了那个侍女一声“嗯”,然后觉得自己已经要精神分裂了……
  
  
  
         精神分裂归精神分裂,话还是要继续套的,吴邪看着自己的右手,假装漫不经心的问:“最近府里还好吗?”侍女似乎没什么疑问,继续折腾着吴邪快要包好的右手,答道:“回大人,府里一切都好,最近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夫人那边,大夫们日夜注意着夫人的情况,夫人和胎儿都很健康,不会有任何危险的,请大人放心”她说的轻描淡写,吴邪听着却如五雷轰顶:孩子!!我一个阳光开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21世纪好青年!!!连小姑娘的手都没摸过就有孩子了!这世界变得太快我不明白……侍女包好了吴邪的手,站起来收拾好地上的碎瓷片和剩下的东西,低着头准备听吴邪的吩咐,却半天没有动静,她疑惑的抬起头,看吴邪一脸呆样,不禁奇怪地问了一声:“大人?”
  
  
  
         吴邪这才反应过来,忙回过神来,点头示意“嗯,你退下吧,我受伤这件事别四处讲”侍女应了声是便退出了门外。
  
        侍女一出门,吴邪就再也绷不住脸上的表情,整个人都不好了,嗯,他穿越到了南北朝,成了那个要立男皇后的陈文帝,马上还会有个孩子,哦,不对不对,不是他的孩子,他一醒过来就确认过了,这是自己的身体,当然,头上那飘逸的青丝除外,自己还是个冰清玉洁的处男没错的,也就是说他还要替别人养孩子……让我去死吧QAQ吴小佛爷把自己埋进了漂亮的忍冬锦里,假装自己是一只乌龟。

作者的碎碎念:我是不是有一年没更了(心虚的望天)咳咳,没事,我不会坑的,有生之年一定会更完,相信我(。・ω・。)ノ♡

ps:其实作者也不想写这么多啰哩啰嗦的,显得很拖沓,但是进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观察周围环境以获取更多信息是必须的,不这么做就不是邪帝了,我已经控制自己没把房间环境也写一遍了,原谅我吧QAQ我也很想快点把小哥放出来啊QAQ

大部分都是史实,这里的时间是554年,其实本来我是准备把时间安排到553年,打算先写邪帝线,过一段时间小哥和吴邪再相遇,然后我发现以我这种话唠程度,一万字后小哥都别想出来(捂脸),于是就改了,至于那个孩纸,请各位不要在意,那是陈蒨的,不是吴邪的,也不是我故意加的,公元554年,陈蒨嫡长子陈伯宗出生,怀胎十月,怎么说沈妙容也差不多553年就怀上了吧,而且这个孩纸是有用的,南北朝时期局势动荡,即使邪帝再强也不可能单枪匹马闯出一番天地来,他必须借助陈霸先的力量,封建社会,可是没那么好出柜的呢,更何况那还不是邪帝的亲生父母,要让邪帝和小哥低头可能性不大,所以这个孩子有一点点像挡箭牌吧,几乎没什么戏份的,他是陈蒨和沈妙容的儿子,和瓶邪无关,也不是瓶邪的养子什么的。

到底谁是男皇后 第二章 活下去!

我前段时间找了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发文字,还特地问了度娘都没找到,今天居然找到了,开心(≧ω≦)

以下正文

          到底是算无遗策的吴小佛爷,吴邪只是抓狂了一会儿,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坐到桌前,抓着桌子上的青瓷茶具强逼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在掉下悬崖之前是和胖子在一起的,不知道那胖子现在怎么样了?!吴邪攥紧了青瓷茶具,自己带的人马虽然和汪家差不多,但是汪家派来的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自家的伙计在实力方面还是有一点差距,而且,胖子年龄也大了……啧,吴邪摇摇头,胖子不是那么容易死的,毕竟阎王爷都怕他那张满嘴跑火车的嘴,何况,汪家的目标是自己,自己死了,他们应该不会在为难胖子他们……
  
  
  吴邪把自己脑子里不详的念头驱逐出去,默然半晌,双眼无神的望向天花板。
  
  
  还有小哥,自己答应十年后去接他的,可是却没有赴约,到时候他从青铜门里出来了,会不会认为自己忘了他,如果得知自己的死讯,他会不会难过,得知自己不再是那个天真,他会不会失望……呵,曾经多么害怕闷油瓶又自动格盘,忘了自己,现在,自己又有多么渴望他忘了自己,不想让闷油瓶觉得自己忘了十年之约,不想让那只闷油瓶子失望,更不想让闷油瓶为了自己的死难过……
  
  
  吴邪的神情突然暴怒,这几年他的情绪极不稳定,他攥紧了手里握着的青瓷茶具,直到茶具的表面出现裂痕。
  
  
  十年,整整十年,我好不容易从各种阴谋诡计中活下来,接手了三叔的盘口,成了道上有名的小佛爷,手上沾满了血;整整十年,我计划了沙海计划,拖了三个无辜的学生娃下水,把人家害得全身骨头都断了,头盖骨缺了一半;整整十年,我在身上添了十几道疤痕,把自己折腾的千疮百孔……就在我马上就可以打开青铜门的时候,就在这个时候!我居然“死”了?那我这十年算什么?吴邪苦笑,手却攥的更紧,我tm舍弃了以前傻不拉几的天真,双手沾血,变成了一个人见人怕的蛇精病的原因到底tm的是什么!
  
  
  “咔”的一声,吴邪手中的茶具碎成了碎片,碎片扎破了吴邪的手掌,血汩汩的顺着手腕流下,吴邪盯着自己手掌的一片殷红,从暴怒中脱离出来,脑子木木的,自从变成小佛爷以来,吴邪已经很少有这样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现在是谁?我现在在哪儿?胖子还活着吗?小哥在哪儿?支撑自己活下去的意义已经不存在了,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里,自己还有活下去的必要吗?一连串的问题刺激着吴邪的大脑,让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等等!吴邪麻木的脑子突然运作,既然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那会不会,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小哥他们也穿越到了这个世界?想到这个可能,吴邪激动了,哪怕只有一点点可能,小佛爷也不会放过,如果小哥他们也穿越到了这个世界,自己必须尽快找到他们,以免发生什么意外,那么首先,自己必须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文章名:到底谁是男皇后

第一章

有5张图片

背景:公元554年,候景之乱评定,陈蒨任吴兴太守,陈蒨与韩子高即将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