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厨一枚

请屏蔽我的推荐,我看的太杂了,可能会踩雷╰(*´︶`*)╯

我总是心疼那些强大的人

一点个人看法……

我觉得我这个人吧,有点奇怪,我总是在心疼那些看起来很强看起来完全不需要心疼的人……

从很久以前,我开始萌瓶邪开始我就发现了,很多瓶邪粉更偏向于心疼吴邪(我不是说邪帝粉不好啊,我也心疼邪帝)但是我从始至终都真的更心疼小哥,他是很强没错,看起来无坚不摧,实际上也的确几乎无坚不摧,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击倒他,所以瓶邪文也好,其他文也好,那些在其他人身上非常痛苦的事情写到他身上就感觉非常理所当然,我看过很多觉得吴邪一路来的成长有多痛苦的言论(当然,也的确很痛苦,我承认)但是真的很少有人去思考张起灵这一百年来是怎么过的……他也曾经是个孩子,是个父母双亡的孩子,他一步一步走来受了多少苦,又糟了多少罪?那么大的家族,那么多的纠纷,那么多次的受伤,他受的苦真的比邪帝少吗?可是又有多少读者在意呢?就因为他从来没有露出过软弱的一面,就可以理所当然地觉得他的强大是与生俱来吗?他的痛苦他所受的折磨就被一笔勾销了?这也就是我对一些瓶邪文一味地要保护天真,觉得张起灵进青铜门负了吴邪,因此要偿还吴邪的观点极度不满的原因,就因为他强,他就要承担起一切吗?他就要把一切护的周周到到,做不到就是他的错吗?凭什么呢?强是原罪吗?他不会痛吗?那十年他待在青铜门里不会寂寞不会难过不会痛苦吗?有人心疼过他吗?

类似的还有游戏王里的暗游,其实大部分人更心疼的对象是表游,心疼他一步步的成长然后和暗游分别,对暗游的映象就是他很帅,但是为什么呢?暗游,也就是亚图姆,3000年前的无名法老王,他也有过懵懂无知的时候,也有过无助的时候,他一步步的成长有人在意过吗?他一步步成为法老王,用自己作为封印封住佐克,沉睡了3000年,醒来时记忆全失,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灵魂被囚禁在一个小小的积木里,借用别人的身体感知世界,一旦表游取下积木他连现身都做不到,他不痛苦吗?不迷茫吗?可是他强啊,他不会表现出来,他永远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所以几乎所有读者都忽略了,一个人没有记忆,没有过去,被禁锢在一块小小的积木里脑袋空空的感觉有多痛苦。再说暗游和表游最后的分离,暗游就不痛苦吗?他离开的不仅是表游,还有杏子,城之内,本田,海马,爷爷……他离开了这些,回到了那个冰冷而又黑暗的王座上,虽然那边也有他的故人,但是在那边他是王,王始终是孤独的,慢慢的,他就会在表游他们的记忆里慢慢淡去,成为一个曾经的好友,他留下的痕迹会被渐渐抹去,就像那些逝去的人一样,无论关系有多亲密,时间会抹平一切,会让一切刻骨铭心的思念变的平淡无奇,而王依然千年不变地孤独着……

其实我看到剧场版里海马对暗游的执念时,真的很开心,起码现世,还有一个人如此执着的思念着他,执着的想要见到他(虽然社长只是想打牌……开玩笑的)执着的好像他一直存在于现世,从未消失……

其实念叨这么多,我只是觉得这些强大的人永远都没人心疼,人们总是看着他们身边那些一开始很弱慢慢变强的人,感叹他们所经受的磨难,感慨着他们的成长,而总是忽略了为他们遮风挡雨的人也是血肉之躯,也会疼,会难过,会伤心,诚然,小哥和天真,暗游和表游,遇到同一件事情,后者可能会更容易崩溃,但是这并不代表前者就活该去帮后者承受,一个人的痛感神经不丰富并不是他该遭受更多痛苦的理由。什么时候才能没有人以严苛的要求去要求这些“男二”呢?他们强不代表他们就要保护好一切,出了事就是他们的错。凭什么所有人都要他们保护,谁来保护他们呢……

个人看法,如果想要讨论可以留言,但是不接受辱骂,不管是我还是角色……

立个flag

最近在听起风了,听得超难受,疯了一样的想剪虐的视频啊啊啊啊,但是有合适镜头的好像只有ec,立个flag,回去剪视频(本来怂的没打打tag,想想还是逼自己一把)

wc突然想起教授没头发!!!这首歌多适合老万视角啊!!!教授居然没头发!!!天启我恨你!!!!
而且剪教授视角,闯入你的笑容难道剪鲨鱼笑吗!!!!那就变成搞笑视频了啊!!

顺便求助一波,有无字幕版的资源吗?我的都是有字幕的……

【巍澜】惩罚(NC17/pwp)

我自己都不知道发的第几遍了……特意新开了个微博发(生无可恋)
道具,巍巍有点黑,注意避雷,反正也不一定发的上来就酱紫吧,链接走评论
链接吞了或者打不开记得告诉我(生无可恋)

哇哈哈哈哈哈发上来了哈哈哈哈哈(仰天长笑)⊙ω⊙

一句话总结盾冬的故事

盾冬:一个青梅竹马 两情相悦 奈何天不遂人愿 于是失而复得 然后失而复得 继续失而复得 最后失去的爱情故事

md导演事不过三啊you know?!?这么折腾我家两个老冰棍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百合】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办

其实只是一个脑洞,我脑洞真的太多了,突然觉得浪费了挺可惜,还是写写吧。是百合文哦,不喜勿入。
——————————————————————————————

“你怎么这么厉害呢,那么晚了你也敢追小偷?还追到小巷子里去了,怎么不能耐死你呢,啊?”

裴弋一进屋就甩开了轶瑶拉着她的手,开了灯,走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裴弋用的力气比较大,轶瑶的手“哐”的一声撞到了门口的鞋架上,她“嘶”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偷偷瞄了裴弋一眼,知道她正在气头上,也不敢说什么,默默的跟过去坐在她旁边。

轶瑶偏过头看了一眼无视她的裴弋,心里有点害怕,她这人吧,平时咋咋呼呼的,看着脾气有点冲,其实怂的一匹,组里讨论组长发火都怂得一句话不敢说,更别说裴弋了,裴弋平时对她一向纵容,很少生气,但是一生起气来,一顿腥风血雨绝对躲不过去。轶瑶想着心里就发虚,头埋的更低,手指开始不自觉的抠自己的裤子的布面,舌头像打了结似的有点结巴:“小……小弋……我……我不是故意的,天黑,我又急着追小偷,就没注意周边环境,我……我错了,我下次不会了”

裴弋瞥了她一眼,没理她,右手食指在腿上有节奏的点着,旁边的轶瑶等了很久没听到回答,有点慌的抬起头来看她,手悄悄伸过来牵她的衣角,还没碰到就被裴弋躲开。轶瑶眼圈瞬间就红了,又不想被发现,于是慌忙把头低下去,再开口时声音里都带了哭腔:“你不要生气,我知道错了,你不要不理我,我真的知道错了”裴弋还是没有理她,就像自己根本没有听到身边人说话一样,连眼神都吝啬。

轶瑶的呼吸越来越乱,眼泪开始控制不住地往下掉,她咬着自己的大拇指压抑住哭声,另一只手揪着自己的裤子蹂躏。

“哭什么哭!?”裴弋看了她一眼站起来,“哭有用吗!?你刚刚要是被小偷在小巷子里怎么样了哭能救你吗!?啊?!”

轶瑶被吓了一跳,整个身体都抖了一下,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又低下了头,捂住嘴拼命想止住哭声,但是却哭的更厉害,眼前模糊成一片。

“刚才不是挺英勇的吗!?现在怎么回事!?你刚刚追小偷的勇气去哪儿了!?多大的人了!连保护自己都不会!你还会干什么!?我就离开你那么一时半会你就给我干出那么一出!?你知道别人给我指出你追到哪儿去的时候我心都快跳出来了吗!?”裴弋气的脸都红了,看着面前人抵着的头恨不得一巴掌扇上去,到底还是舍不得,一拳头怼到了自己头上。

轶瑶听着她骂,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呼吸都开始抽抽。

裴弋骂了一会儿,气消了一点,看着沙发上哭的喘不上气的人,心疼瞬间占了上风,她坐到轶瑶身边,把轶瑶揽进怀里,摸摸她的头发,放柔声音哄到:“好了好了,乖,别哭了,我不骂你了”

听到裴弋柔声的安抚,轶瑶心里突然生出无限的委屈,她一把抱住裴弋,把脸埋进裴弋怀里,哭的更厉害了,嘴里口齿不清的嘟囔着:“我……我知道错了……呜……我都说……我知道错了啊……呜……你干嘛……那么凶啊……呜……我都说……我下次会改了……呜……你还不理我……呜……”

“你还委屈起来了”裴弋有点哭笑不得,她轻轻顺着轶瑶的背,“好好好,是我的错,我不该那么凶的,别哭了,哭多了对眼睛不好,明天起床眼睛会肿的,会很难看的”

过了一会儿,轶瑶渐渐止住了哭声,裴弋拍拍她的背,示意她从自己怀里离开,伸手拿了一包茶几上的湿巾。

裴弋抬起轶瑶的头,轻轻用湿巾擦去她脸上的眼泪,擦去那些哭花了的脂粉,心疼的看着她哭肿了的眼睛,问道:“疼吗?”轶瑶使劲的点头:“疼!特别疼!要亲亲!”裴弋无奈地笑笑,手揽上她的后脑,轻轻的吻上了她的眼睛。

——

轶瑶放下手里的电吹风,撩了一把裴弋已经吹干的长发,整个人都扒到了她的身上,“明明我们是一样的洗发水,为什么你头发这么香啊”裴弋转过身把轶瑶扑倒在床上,轻轻嗅了一下身下人的棕发,“你也很香”

轶瑶的脸红了一霎,抬起头想要吻她,却被裴弋用手指挡住了嘴唇,“今天的事,知道错了吗?”轶瑶被挡住,躺回去瞪了她一眼,撇过头去不说话,裴弋轻轻地将她的脸转过来,笑着盯着她的眼睛说,“你以为这事儿翻篇了啊?说话,知道错了吗?”轶瑶看了一眼裴弋,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犹豫了一会儿,小声说到,“知道错了” 裴弋点点头,用大拇指揉着轶瑶的下唇,“下次还敢吗?”轶瑶轻轻舔了一下正在蹂躏自己下唇的手指,“下次不敢了” “乖,但是这次还是要有点惩罚的,不然你不长记性”,裴弋收回自己的手指舔了一下,“从明天开始,就罚你一个星期不许打游戏吧。”

轶瑶听到后一个鲤鱼打挺把裴弋推开坐了起来,“一个星期?!我的工会我的任务怎么办?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被推开的裴弋没有任何惊讶的样子,点点头,“那就两个星期吧”

“裴!……”

“嗯?”

“我错了,一个星期好不好,求你了,我知道错了”轶瑶瞬间软下来

“早这么乖不就好了”裴弋满意的摸摸她的头。

轶瑶撇开头,用行动表示了她的拒绝。

“生气了?”裴弋笑着看着那张气鼓鼓的脸,用手点了点自己的嘴唇,“那还要不要接吻?”

轶瑶看着对面人微微翘起的唇角,咬了咬牙,扑了过去,咬住了那张让自己没有任何办法的唇。

end.

——————————————————————————————
各位不要觉得裴弋中间太凶了,这事儿真的很危险的,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追人追到没人的地方去,即使轶瑶那么可爱也是要骂的,各位女孩子也要注意安全

其实开始真的只是个脑洞,但是写完之后我突然好喜欢这一对啊……好想扩写啊啊啊啊,但是我懒而且文笔差……emmmm,算了吧,随缘吧……虽然脑洞很多,但是这真的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写原创,如果你喜欢我真的很开心,谢谢看我的文╰(*´︶`*)╯

师兄回来了心情激动

看了新章节,我现在只想出去跑圈!!!论一口糖硬生生塞嘴里是什么感受!!!!

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很多糖太太们都分析过了,我就来说点别的吧。

首先,我觉得明妃在师兄回来后瞬间就孩子气了,咬师兄那一下绝对有点赌气的成分在里面,消失了这么久,我为你背叛了全世界,你回来还打我,还咬我,我咬死你,我猜那一下绝对没有留情的2333还有后面说应该冷漠霸气的师兄和师姐带着他满世界逃亡才对,他应该像个二傻子似的缩被子里,我就想说这都什么时候了,带着一个精神不稳定的师兄,一个没有言灵的师姐还能开心的想这种事情,是有多放松啊,坚定的认为自己还是个孩子,又哭又笑的,明妃自从龙四以来几乎没有释放过自己的情绪,一直憋在一个精英的壳子里,现在又哭又笑却像个孩子似的,不管前面有什么困难等着都顾不上了

但是说明妃孩子气吧,他好像又长大了,师兄反倒成了个孩子,他在注射完镇定剂之后就任由师兄咬着自己,也不反抗,也不阻止(我竟然看出了宠溺)默默的等师兄咬累了,昏睡过去了,他拍了拍师兄的肩,又摸了摸师兄的头发,就像对待一个易碎的娃娃,不敢惊动,但又实在欢喜,就摸摸你的头发确认你还在(师兄的头发一定很软我也想摸QAQ)说起来,能摸到楚子航的头发,路明非怕是除了楚子航父母的第一个人吧,离数睫毛也不远了,还有路明非看到楚子航的第一眼,不敢松手,不敢睁眼,甚至不敢呼吸,是怕自己还在做梦吧,万一动作太大惊碎了梦,师兄就不见了,那种溢出屏幕的不可置信和欣喜若狂真的扑了我一脸。

还有明妃无意识的反应,在把灵魂都交给小魔鬼的情况下,看到师兄的脸就停止了攻击,瞬间从狂暴状态脱离,这是什么?精神记忆吗?至于诺诺问得那个问题,“如果我告诉你奥丁的面具背后就是你师兄,你还会这么护着他么?”路明非压根就没有思考过,他知道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师兄的父亲,想到的是师兄的噩梦,想都没有想过楚子航会不会攻击他们。,而且不是说和怪物相配的只能是怪物吗?他们俩都是怪物啊,在龙四里纠缠了一整部,奥丁和黑王,亦或奥丁的傀儡和黑王的傀儡,简直天生一对啊(相爱相杀的官方盖章了有没有)

最后来说一下师兄,我看之前就已经知道师兄要回来了,所以是知道房车的卧室里就是楚子航的,最开始诺诺说“跟你说了不要吓唬他!”我的第一反应其实是她对师兄说的,毕竟在我印象中师兄不可能被吓唬的,前面是奥丁他都敢砍过去,然后反应过来就觉得不对,楚子航不像会吓路明非来开玩笑的人,更别说吓唬这个词有点孩子气像在玩闹,楚子航虽然有时候意外的孩子气但是并不是在这种时候开玩笑的人,但是如果是对明妃说的,我更觉得不对劲,如果是师兄精神不稳定,说不要吓他还能理解,吓唬这个词简直像对孩子用的,再继续往后看,看到描述明妃第一眼见到师兄的时候师兄的外貌描写,说实话我是有点出戏的,感觉像言情小说,神马叫麋鹿般的眼神?像描写没有战斗力的楚楚可怜的小孩,师兄的确长的俊秀,但是气场很强的好吗?再看到后面才觉得江南老贼的描述没有问题,师兄真的变成了个孩子,什么都怕,怕的需要躲在隐藏橱柜里,怕的会在睡梦里念叨父母,师兄就像从狮子变成了一只猫,很警觉很胆小很怕人的那种猫,害怕了会咬人的那种猫,不得不说这样的师兄真的很可爱(真的真的超级可爱,想想都想跟明妃抢人)很想抱在怀里揉头发,但是也很心疼,楚子航是个什么都往心里藏的人,是个不会害怕的人,他一向都是那个站在前面挡下一切的人,感觉不论什么都无法击倒他,血统也好,父亲也好,暴血也好,被控告也好,他都冷静的像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现在却变成了这样,对外界的每一丝威胁都非常敏感,难以想象江南老贼到底让他经历了什么……而且如果真的像各位分析的那样,楚子航一家都和奥丁有联系,那么他曾经在北极向自己的父亲挥刀,又在尼伯龙根里砍向自己的母亲,而且真真正正的失控了变成了自己最不想变成的怪物,差点杀死了明妃,并且他的噩梦也有可能只是奥丁为了利用他一手制造的,甚至就是他自己亲手做的……简直太虐了吧……江南老贼你是不是跟师兄有仇?????不虐死他誓不罢休??

心情激动,口不择言,见谅

土味情话第二弹【盾冬】

嘿,Steve,如果我丢了怎么办?
报警就好了
什么?
抱紧你就好了

然而万能的美国队长,只有这件事永远无能为力

觉得这段用在盾冬身上不用改就已经很虐了……Steve永远抓不住bucky啊……
(请忽略他们都是美国人)

土味情话第一弹【锤基】


thor:“loki,你知道你和星星的区别是什么吗?”

“你们都在天上,可我看得见星星,却看不见你”

不一定有第二弹……

论盾冬太太与锤基太太的不同

复联三过后的主页:
锤基太太们拼命发刀,盾冬太太们拼命发糖

复联三后剧情预测(不敢说多,怕剧透)

其实我一直觉得复联三只是复联四的一个开篇,毕竟三大巨头的让位不可避免,因为不可能他们一直演下去,美队的合同也到期了,但是反而这一次的牺牲者都很出乎大家的意料,而且最重要的是奇异博士还有个逆转时间的技能,总觉得复联四会有个很大的反转,复联三非常有可能只是一个伏笔,所有的一切可能都会在复联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各位一定要淡定,目前起码知道抖森是一定会出演复联四的,各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对,我就是在安慰自己怎么了!!!!!!!!反正漫威溜粉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才不哭呢!!!!!QAQ!!!